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医院简介>医院文化

传承接骨绝技 造福骨伤患者
[导读]——武汉市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发展纪实并访“新洲刘集刘三屋刘氏骨伤疗法”第八代、九代传 人刘望林医师及许建国院长
      在武汉市新洲区邾城街邾城大道39号(老大桥旁),有一家在当地及周边县市闻名遐迩的医院——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作为一家以骨伤治疗为特色的专科医院,该院所独有的“刘氏骨伤疗法”,源于刘集刘三屋刘氏骨伤第六代传人刘楚樵老先生及其第三子、第七代传人刘迪臣先生的一脉传承,至今已传承到第九代,具有100多年的光荣历史,从未间断。而今,作为国家二级甲等专科医院,也是湖北省唯一一家公立二级甲等专科医院,该院在以刘望林、许建国为代表的“刘氏骨伤疗法”第八代、九代传人的精心培育和科学管理下,不断继承和弘扬“刘氏骨伤疗法”的作用与精髓,为广大骨伤患者带去健康的福音!
 
 

      2016年11月初,笔者慕名造访了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并与刘望林医师及许建国院长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访谈,从而了解了他们妙手仁心、福泽苍生的精彩故事。
 
一、历史传承
 
      中医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瑰宝,也是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可以说,历来中医都讲究传承,而独具特色的“刘氏骨伤疗法”,正是刘氏家族在上下九代、长逾百年的历史长河中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医学智慧结晶。
      所谓“刘氏骨伤疗法”,是由居住于新洲刘集刘三屋湾刘氏一族所独家研制和传承的一套治疗骨折、脱臼、闪挫扭伤、筋骨疼痛等骨伤的中医治伤术。上世纪30年代,正是中国处于内忧外患、军阀混乱、民不聊生的历史时刻,“刘氏骨伤疗法”第六代传人、鄂东名医刘楚樵(1893—1972年)老先生目睹时局之危难,百姓生活之不堪,骨伤病患之众多,遂以“治病救人、帮助百姓”之仁德善心,带着他的第三个儿子刘迪臣(第七代传人,人称“三先生”)在家乡创办骨伤科,专门为骨伤患者驱疾除痛,恢复健康。
      在为骨伤患者治疗的过程中,刘楚樵、刘迪臣父子运用独特、准确的手法,擅长以杉树皮制作小夹板来固定骨折部位、脱臼复位、开放性骨折等,并佐以刘氏祖传的秘方“刘氏骨伤膏”,疗效显著。除了精湛的医术外,他们医德高尚,宅心仁厚,遇到家境贫寒的患者,不仅免收医药费,  还留在家中吃饭,临走时更以草药和旧衣物等相赠,深受患者的敬仰和爱戴。由此,刘氏父子声名鹊起,有口皆碑,每日登门求治者络绎不绝。1961年,刘楚樵作为医疗卫生系统的唯一代表,  被黄冈地区授予“高级知识分子”,整个新洲县只有四人。当时,黄冈地区人民医院以及武汉同济、  协和等大医院纷纷邀请他到医院上班坐诊,并允诺他可以带家属一同前去,但刘楚樵淡泊名利,  本着“在乡下可以更好地为病人看病”的想法,委婉地拒绝了这些大医院的邀请,仍然留在乡下为患者兢兢业业地服务。
到了60年代,在国家实行公私合营后,1966年,刘楚樵老先生响应国家的号召,携子刘迪臣将创办的骨伤科并入新洲县刘集乡卫生院,创办起一个只有10张病床的小专科,仍以骨伤治疗为主。凭借着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刘氏父子在鄂东一带享有盛誉,从新洲本县以及团风、红安、麻城、大悟、黄陂、武汉及鄂州等周边县市前来求医问诊者不计其数,卫生院每日都人声鼎沸,门庭若市。
 

 
      1986年,在党的“特色专科办医院”方针政策指引下,同时也是为了更好地方便腿断手折的病人,经原新洲县卫生局同意,刘集乡卫生院中医骨伤科从刘集乡卫生院析出,分离到新洲城关  (现在的武汉市新洲区邾城街)举水河畔老大桥旁,创办成立刘集中医骨伤专科医院,由此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办院之初,困难重重,一切从零开始。靠着“刘氏骨伤疗法”第七代传人刘迪臣,第八代传人刘望林、刘艳林、缪金怀、刘腊桂、罗文喜(刘迪臣老先生徒弟)等16名职工集资的5万元钱,以及新洲县一位老县委书记为专科医院所争取到的15万元资金,购买了一幢600平方米的三层老旧建筑作为办公楼,进行改造和装修后投入使用。经过十年的不断砥砺和磨练,1996年,刘集中医骨伤专科医院经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批准,成为一级甲等骨伤专科医院。
 
二、弘扬光大
 
      作为“刘氏骨伤疗法”的第八代传人,1945年刘望林出生于原黄冈地区新洲县刘集乡刘三屋湾。对于她而言,出生和成长在医学世家里的独特环境与家庭氛围,使她从小就耳濡目染,在潜移默化之中受到了良好的熏陶和影响,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初中毕业后,年轻的刘望林便跟随着祖父刘楚樵、父亲刘迪臣在乡间行医,为骨伤患者服务。解放前按照刘氏家规,“刘氏骨伤疗法”只能“单传一男”,第六代传人刘楚樵老先生在自己的六个子女中,选择了第三个儿子刘迪臣也就是刘望林的父亲作为第七代传人;解放后刘迪臣先生在自己的三个女儿中,为了使“刘氏骨伤疗法”后继有人,选择了长女刘望林和三女刘艳林作为传人。
      “积一时之跬步,臻千里之遥程。”在跟随祖父、父亲行医的过程中,刘望林从点滴开始学起,不断积累经验。每一次出诊,她要么给祖父和父亲打下手,要么侍立一旁,认真的观察,不断地揣摩,学习如何接骨。祖父和父亲见她天资聪颖,敏而好学,自然也是十分欣慰,手把手地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在他们的精心指点下,再通过大量的实践,刘望林很快积累了一定的骨伤治疗经验。1967年,22岁的刘望林开始正式行医,在汪集孔埠卫生院骨伤科工作。
      1986年刘集中医骨伤专科医院成立后,刘迪臣先生从刘集来到位于新洲城关的新医院工作,1988年1月去世。在父亲去世后不久,刘望林即从仓埠卫生院调入刘集中医骨伤专科医院工作。  在为病人诊治的过程中,她始终牢记祖父和父亲的教诲,并以白求恩的“对工作精益求精”、  “对人民满腔热忱”和“对患者极端地热忱”的精神鼓舞和勉励自己,用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体贴的服务为患者带去健康和温暖。遇到手脚骨折、行动不便或者年纪大的患者,她总是设身处地地站在他们的角度和立场着想,主动为他们脱衣服,进行检查治疗。为了给患者尽快地解除疼痛,她勤勉敬业,无私奉献,即使是在自己即将分娩的前1个小时,她还在给病人看病!这是一种多么难能可贵的奉献精神!
 

 
      “观千剑而后识器,操千曲而后晓声。”那时,医学检测仪器还不发达,没有X光片,一切骨伤患者全靠医生的肉眼观察,以及用手触摸来确定病情并进行相应的诊治,这对刘望林而言,既是一种困难和挑战,更是一种锻炼和提升。通过长期的诊疗实践,刻苦的学习研究,精心的摸索总结,她积累了宝贵而丰富的临床经验,往往只要患者坐在她面前,她仅凭肉眼就能识别出骨伤是新伤还是老伤、伤患的程度,以及该如何治疗等等。几十年来,经她手里治愈的骨伤患者难以计数,很多患者及其家人都是她的忠实粉丝,一家人只要有骨伤往往只找她一人诊治,还有许多在大医院检查后被医生告之要动手术的      骨伤患者,经她诊断也不需要动手术便可治愈。这里,笔者撷取几例,以飨读者——
有一个来自新洲三店街的小男孩,在爬树时不慎从树上摔落地下,痛哭不止!父母赶紧将他送往新洲的一家骨科医院治疗。经过拍片检查,发现并没有骨折,但孩子还是感觉巨大的疼痛,  且出现炎症,高烧不退,于是家人又将他送往新洲人民医院,也没有发现问题。无奈之下,他们又将孩子送到刘望林医师所在的骨伤专科医院,通过认真的检查仍然没有查出异常。此时,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和细微的观察,刘望林医师说:“孩子的腿上肯定扎进了异物,不然不会这么疼!”在她的准确判断下,医生们果然在小男孩的腿上发现了一个小洞,从里面取出了一根四厘米长的竹签!
      家住新洲仓埠街五仁村十组的王女士,全家人跟着刘望林看了40多年的病。她的母亲、父亲、弟弟都曾因摔伤骨折,找刘望林接过骨。2000年她的弟弟王小桥小腿骨折,以及2015年夏天父亲骑摩托车摔伤手臂骨折,都是找刘望林接的骨,特别是王母被水泥板打断2根肋骨后,坚决要找刘望林接骨。对于她们来说,只要是伤到了骨头,全家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刘医生,因为,“找刘医生看骨伤,不用开刀,省事又省钱……”
 

 
      据悉,像王女士这样几代人一直追着刘望林医师看病的患者不在少数,不少最后都成了“亲戚”  在走动。凭借着病人之间的口碑相传,刘望林医师的患者遍及新洲以及周边的黄冈、麻城、    孝感等市区,还有台湾、香港和美国慕名而来的病患。
      在治疗骨伤患者的过程中,刘望林医师凭借着娴熟而精妙的接骨绝技,往往只需要几分钟便能够将患者的断骨复位接好,然后用杉树皮制作的夹板固定,这种方法被称为“中医接骨杉树皮固定”治骨伤疗法,是由她的祖父刘楚樵先生开创的绝活,载入1986年编纂的《新洲县志》,并于2006年荣获武汉市自然科学进步二等奖。采访中,刘望林医师介绍说,新洲的杉树皮具有透气、防潮、韧性大的特点,医院用杉树皮制作的夹板是为患者量身定做的,与许多医院用石膏作固定相比,不仅使用起来更舒服,而且疗效更佳,每年医院的杉树皮使用量达到上万张。
      数十年的行医生涯,刘望林医师不仅受到了患者的称赞,也得到了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的认可和肯定,每年都被评为“模范医生”、“先进个人”等。2000年,她从医院退休,本可贻养天年,但仍然有老病号辗转找到她的家里去。于是,她以高度的责任心和奉献精神,索性又回到医院继续诊病接骨,一直到今天。16年来,她坚持每天上午到医院坐诊半天,风雨无阻,就连周末、节假日也不例外。在她心里,能够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为那些骨伤患者提供帮助,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职责。这是一种多么朴素的思想,又是一种多么高尚的情怀!
 
三、发展腾飞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随着时间的流逝,医院秉承刘楚樵老先生、刘迪臣先生的精湛医术和高尚医德,在以刘望林、许建国为代表的第八、九代传人的拼搏努力下,得到了健康快速的发展。
2001年,经武汉市新洲区机构编制委员会设置批准,原“刘集骨伤科医院”正式更名为“武汉市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新编〔2011〕14号);2009年,医院成为武汉市中医骨伤重点专科。
      作为“刘氏骨伤疗法”的第九代传人,许建国院长出生于1968年,1989年医科大学本科毕业后便进入医院,与母亲刘望林一道为骨伤患者看病。在多年的学习、砥砺和不断提升中,他熟练掌握了“刘氏骨伤疗法”的精髓,现为中医副主任医师,湖北省中医药学会骨伤科专业委员会委员、骨质疏松专业委员会委员。在长期的骨伤科临床和科研工作中,他积淀形成了扎实的中医理论基础和现代医学知识,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解决本学科较复杂、较疑难病证的诊治,特别是运用传统中医手法复位、杉树皮夹板固定、治疗四肢骨折,疗效显著,深受广大患者的欢迎。他在中西医结合治疗骨病(骨质疏松)等方面具有较深入的研究,曾主持参与市、区级科研课题多项, 在国内各级学术期刊上发表医学论文30多篇。
      在医术精良的同时,许建国院长更有着现代化、科学化的办院思路。自2009年担任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院长后,他领导医院全体人员,同心同德,众志成城,从医疗设备、医疗环境、专业技术、服务质量等方面不断改进和完善,开展了一系列深入扎实而富有成效的工作。
 

 
      通过努力,医院设有正骨科、筋伤科、疼痛科、创伤科、手足显微外科、中医内科、中医外科、急诊科、康复理疗科、治未病科、针灸科、麻醉科,层流手术室等临床科室,拥有德国西门子0.35T磁共振系统、美国螺旋CT、数字成像X光机(DR),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等大型医疗设备,床位由50张增加至120张。
      医院充分发挥“传统中医正骨手法,与现代医学相结合”的技术,开展了脊柱、四肢、关节置换等骨科手术,以及椎间孔镜、关节镜,射频臭氧微创术;对脊柱骨折、四肢骨折、关节骨折,   关节运动损伤、骨骼缺损修复及功能重建,脱位、扭挫伤、骨质增生、老年性骨质疏松、颈、     肩、腰、腿、关节疼痛等疾病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医院骨伤专业技术先进,特别是针对四肢骨折,在运用接骨手法复位后,再配合刘氏祖传秘方,并经现代科学配伍制成的“刘氏骨伤膏”和“桃红接骨合剂”,外敷内服,能快速有效促进骨伤愈合,是一种内外兼治、安全可靠、成本低廉而又不留后遗症的治疗骨伤的方法,在医院不仅形成了系统完整的治伤医学体系,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更藴含着道家、儒家的传统文化精神。
      在狠抓专科建设的基础上,医院狠抓医疗质量,坚持“能吃药的不打针,能保守治疗的不开刀”的治疗理念,以最小的损伤为患者争取最大的疗效;努力培养科技型、创新型医务人才,不断提高服务水平和质量,以热情周到、至臻至善的服务让患者感受到温暖。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从1986年创办刘集骨伤科医院至今,经过30年的艰苦努力和拼搏创新,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于2015年经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确定,成为国家二级甲等专科医院,也是湖北省唯一一家公立二级甲等骨伤专科医院,骨伤专科成为武汉市、湖北省中医骨伤重点专科;   医院成为城镇职工医保、居民医保、新洲区工伤、事故急救定点医疗机构,以及新洲、黄州、团风、红安、麻城等区县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医院。
 

 
      更可喜的是,医院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不断提升,医务人员由最初的20余人发展到现在的140余人,业务收入从2009年的800万元提升到2016年的4000万元,医院职工待遇成倍增长;   同时,医院在广大患者心中的品牌、形象和影响力不断提高,近几年,除了新洲本地和武汉城区的患者外,来自麻城、大悟、红安、团风,安徽等周边县、市、省的患者不断增多,每年接待就诊人数达5.3万多人次,仅2015年一年,医院就为1万多骨折患者进行了“手法接骨”,占就诊病人的七成以上。
 
四、美好未来
 
      采访中,笔者亲眼见识了刘望林医师以及许建国院长为骨伤患者接骨的全过程。他们在对患者进行细致地诊断后,在“手摸心会”的基础上,往往利用与患者交流的间隙,趁病人不注意时短短几分钟内便能够将骨折处复位,然后用杉树夹板固定,嘱咐换药事宜。面对不时前来就诊的患者们,他们不得不暂时中断与笔者的谈话,转而为患者进行诊治。
      目睹此景,笔者不禁在心底感叹——“刘医生和许院长实在是太忙了!”
      而这种忙碌,正是骨伤患者对他们精湛医术的信任,对他们高尚医德的褒奖,对他们优质服务的肯定!
对于中医接骨的优势,许建国院长表示,“刘集刘三屋刘氏骨伤疗法”是刘楚樵老先生传承下来的骨伤疗法,是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的核心品牌和特色专业技术,得到了省、市、区以及各界的关注与好评。与手术治疗相比,传统的接骨治疗具有疗效好、费用低的特点,深受患者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欢迎。可以说,往往在大医院治疗需要花费数万元的骨伤,到新洲骨伤专科医院治疗只需要花费数百元,便能够达到同样的治疗效果。如今,有许多武汉城区以及在工地受伤做不起手术的农民工,选择到医院来“接骨”  治疗。而且,利用精湛的手法接骨复位,是中医传统特色,无创伤,还可以减少骨折不愈合的发生率,从人体最长的股骨到最细指骨都能接,对于孩子特别是16周岁以内处于生长发育期的青少年,骨骺线尚未闭合,手法复位不损伤骨骼和软组织,   年纪较大的老人,有基础病或严重并发症的,无法承受手术风险,也不适宜开刀,接骨治疗是最好的选择。但同时,手法复位对医生的技术要求更高,唯一的途径是边实践边摸索经验,往往需要七八年才能完全掌握。目前,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已有5名医生熟练掌握了接骨的方法,还有5名大学毕业生正在潜心学习。
 

 
      对于中医接骨的发展现状,许院长认为,中医接骨和手法复位是中医学里面的精髓,但自己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骨科学术研讨会议,很少有医生讲接骨、讲手法的。其实,对于骨折以及颈、肩、腰、腿痛等病症,完全可以利用接骨和手法复位达到很好的治疗效果。对于中医接骨相比手术治疗显得衰弱的原因,他认为,一是患者需求的变化,接骨虽然无创伤但恢复时间较长,很多患者因时间等不起及对复位要求高,在与医生沟通后主动要求做手术;二是相比传统接骨法,很多年轻的医生更精于手术,更愿意向病人推荐手术治疗。三是在现有大环境下,手术治疗费用更高,医院对经济效益的追求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与时俱进勤开拓,继往开来谱新篇。对于新洲区骨伤专科医院的未来发展,许建国院长信心十足。他表示,自己作为“刘氏骨伤疗法”的第九代传人,将祖先的医学精髓发扬光大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今后医院将紧跟时代和现代医学的发展步伐,借助于现代化的检测设备,在传承传统手法的基础上将“刘氏骨伤疗法”传承并不断发扬光大,更好地服务于广大患者!
 
 
 


预约专家

在线咨询

QQ客服

电话咨询

鄂公网安备 42011702000277号